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新闻

代表神笔邪僧第三十八章少女木藤

2020-09-17 16:47:28| 来源:| 编辑:| 点击:1次

神笔邪僧 第三十八章 少女木藤

这突然出现的陌生汉子,自然便是一叶。

此刻他正聚精会神,感悟着自己双拳的力量。

要知道,自打吞噬那测力神石锻造了手骨之后,自己还未曾这样酣畅淋漓地拳击一番。

此刻,这狰狞手骨的能力,他已是明了心中!

寻常人阶强者,如果硬碰硬的话,绝对挡不下他的这双铁拳!

此刻对拉轰击之下,一叶竟然进入了那出拳速度与耐力的修炼状态之中!

而那独眼红,早已是死得不能再死……但在此刻,其尸体却是随着一叶的轰击,内脏碎块从口中慢慢溢出……

到得最后,那眼珠都飞了出去。

感到双臂变得酸沉,一叶后退几步,同时手边一闪,已是从储物玉符之中取出一把青芹,塞入口中。

同时,只见他双手快速抚过,独眼红几人因被击打而丢弃在地的大小布袋,也是瞬间消失不见。

本来还因为一叶的来临而感激异常的木族众人,此刻已是看着他这杀人之法……噤若寒蝉。

就连先前那受伤在地的老者,此刻握着少女的手也是紧张起来,微微颤抖。

一叶慢慢回头,走到众人身旁,不顾他们带着畏惧微微退后,直接问道:“你等何人?这是要去何处?”

那先前看着一叶屠杀独眼红诸人的少女,在此刻却成了木族之中最为镇定之人。

其脸上竟还带了更为浓郁的钦佩,像是对那些血腥场面丝毫无惧。

此刻也是她,第一个开口回答。

“回这位……大人,我等乃是吴族治下木族众人,小女子此时乃是这木族族长……不知为何,昔日悍匪竟同流合污,且无视吴族昔年立下法纪,残忍杀掠,无恶不为。故而我等……正在逃窜。”

说完,少女眼珠一转,不顾老者使劲拽着的手臂,开口对一叶说道:“不知……大人可否为我族护法?我等愿意奉上半数存粮!此时这草原之上……实在太过危险,我父…我局将依靠财产投资推进事情委员会平台…以及几个伯伯都已身死,实在是不再具备自保之力。如遇那不可抗之危险,大人可自行离去,我木族绝不拖累!”

这话一出口,一叶还没说话,少女身后一个汉子却是越众而出,大声对一叶道:“这位……大人,稍后……稍等片刻。”

随后,就见他拉着少女,跑到远处,低声道:“阿……族长,不可!不可啊!此人……先前并非是为救我等而来,我看他无非是为取那独眼红等人的物资,说不定……此人也是位草原孤狼,且更为强大残忍,你看他先前杀人手段……简直是……”

说到这里,汉子像是想到先前场景,不由弯下腰去,干呕两声……

此人其实对这族长少女有些倾慕之情,先前见一叶来救,他自然十分高兴感激,但看到那残忍场面,再加上少女那异彩连连的双眼,他的心中不由有些醋意。

下意识地,他已是把一叶归为因为少女美貌才没有立刻大开杀戒的人物。

要知道,情人眼里出西施,在他看来……可能任何人扫过少女的眼神都是不怀好意。

少女见汉子如此说法,也是明白其好意,但这种情况下……对方如有杀意,自己等人还能有此时?

想在日后这纷乱荒野之中活命,不如赌他一赌!

想罢,少女对汉子摇了摇头,随后甩开其人,坚定地转身回到一叶身边,就那么直直看着他,等候答复。

一叶看了看几人一眼,没有先答复,而是对老者道:“……你这血,再不医治,估计离死不远。”

这话一出口,老者像是松了一口气,这才再现笑容,招呼几个族中青年为他绷带止血。

见那几人这才慌乱地为老人胡乱止血,一叶这才面向少女,道:“那存粮我可不要,不过你等却需听我的号令,满足我的些许要求!”

此话一出,刚刚有些恢复正常的气氛立刻再次回到冰点!

先前曾劝阻少女的汉子反应最是激烈,听到一叶此语,他已是飞速奔来,就要对着一叶宣战。

少女见势,赶忙伸出手臂,将那汉子挡在身后,而是脸泛光彩,对一叶问道:“大人有何要求?木藤能够办得到的……绝对满足!”

这话一出口,不光那汉子,就连木藤的阿叔,那位老者,也是不顾还在渗血的受伤身躯,一瘸一拐的来到少女身旁!

一叶像是感受不到众人气氛的变化,平静地拿出一张地图,道:“我要你等按照这个轨迹……在这荒野之上慢慢行走!如果照做,我不仅不收你等一物,还会在你等食粮耗尽之时,予些赏赐,你看如何?”

不得不说,一叶的沉静淡然性子,实在是让木族众人情绪……跌宕起伏。

自打遇到一叶以来,他们的情绪已是高高低低几个来回,此刻听到这种奇怪要求,除了老者与少女若有所思之外,其余汉子已是欢呼出声。

就连那对一叶生出醋意的汉子,此刻也是看着他,有些羞赧之色,暗道自己小人之心。

稍后,这只队伍,已经再次整顿出发,留下独眼红等人的几具残破尸体,在这荒野之上无声诉说。

狭小车厢之内,少女,一叶还有老者竟挤在一起。

本来一叶是不想坐在这小小车厢,但在受不了少女叽叽喳喳之下,终于是略作妥协,图个清静,同时还一把将那口呼“不合规矩,我不能与族长同坐”的倔强老者拽入车厢之内。

此时少女眼睛一眨不眨看着一叶面上黑色面巾,像是对这面巾之后的真容,充满兴趣。

那眼神,如同要将那面台湾方面先前的乐观期待巾穿透一般,直让身旁还在嘟囔着“不合规矩”的老者连连皱眉。

老者看着少女仍然直愣愣看着面前陌生大汉的黑色面巾,再看看那汉子冷漠神色,不由心头暗叹。

只怪族中从未有过如此强者……哎,阿藤此举,倒也是可以理解。

任谁在生死之间逃亡之时,遇到强者所救,可能都会生出那仰慕之情吧,更何况是族中从未有过非常强者的阿藤呢?

想到少女临危受命,得知父亲伯伯接连身死之后,安排逃亡也是井井有条,老者不由更是心酸难过。

如果这汉子怜香惜玉,倒也不失为一件美事,也给阿藤在这即将变天的荒野之中……一份保护依靠!



河源白癜风较好的医院
老人灰指甲怎么治疗
小孩脾虚吃什么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