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科技

也许正因为如此的落寞搭配

2020-05-21 11:39:45| 来源:| 编辑:| 点击:2次

也许正因为如此的落寞,思想的灵光和火花反复交错地出现在我的脑海之中,在这决定搞文学创作几个月里,写作成了支持我的一个梦想,于是我提起笔,写了一首又一首内心悲怆理想破灭外加现实绝望的诗歌,有古体的,现代的,还有散文诗。这些诗歌发表到网络上,却还有一些点评,不乏支持赞赏的,于是我相信真情实感远比无病呻吟要有感染力!无聊而又平庸的日子里,尽管发表这些诗歌散文没有一分钱,但在精神上让我失落的内心得到了些许的安慰,对文学的壮志理想再次激发!也许,未来的下一个诗人作家就是我!

网络的优越性就在于速度,不久,还真的有人加了我的号码,登当全部落尽时陆腾讯QQ后胖企鹅咳咳的咳嗽声注定了那对我而言绝对是一个划时代的美妙音符,因为在那声音背后,是一个美女加了我,我承认这几乎是中彩票的几率,但它确实发生了!

我正在虚拟的游戏世界中厮杀得畅快淋漓,被这叽叽喳喳的声音给吵到了,心里直想骂她娘。

我退出游戏,想看看是哪个家伙这样败我兴致。

原来是一个刚加我的陌生人,我随手点击了同意。

“还在写诗?”加我的人网名叫做流风回雪,感觉很美的名字,我知道《洛神赋》中有这个词语典故。

“你是谁?”我问。

“呵呵,你的读者!”她回。

“我哪有什么读者?”我心里暗骂去你的吧,不知是哪个家伙拿我寻开心。

“真的,你干嘛不信?我无意浏览网页看见一首你写的诗歌!觉得写得很好!看见你还留QQ号了,于是就加你了!”

“哦,原来是这样!你还是我的第一个读者呢!我就是个无名小作者!”

“谁又会一生下来就有名呢?不都是从无名开始,逐相当于国家三级运动员的水平。”他认为渐有名的吗?”

“嗯!”我应和一声,随手点击她空间看看资料。

原来是个和我同龄的女孩。

“你是北京的?”我问。

“嗯!”

“哦,紫禁之巅啊!”

“你不也在彩云之南?”她笑着调侃我。

“呵呵!”我随手打开她空间,想去看看是个什么样的女孩。

当我进那空间看到她照片的时候,我瞬间石化,彻底震撼了!我就像看到了天上的仙女,梦中的女神!当时那相册中的不少照片至今我仍然记忆犹新。

照片中的女孩子二十岁左右,正是曼妙年华,她长发飘逸,肤如凝脂,标准的瓜子小脸,樱桃小口,颇有古诗所描写的江南小桥流水人家中小家碧玉的风范。其中有一张只见她戴着一串项链,胸前闪闪发光,那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狡黠微笑,愈发显得妩媚和神秘;还有一张,她站在一辆大洋摩托车的旁边,手里拿着头盔,一副巾帼不让须眉的赛车手风范,这又让我觉得她大气磅礴,英姿飒爽。看完她相册中的照片,我忽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那就是我要得到这个女孩子,尽管这种感觉也让我觉得很荒唐,但却不可遏制,因为我感觉,我遇到了我的梦中女神,我应该怎样形容她的美,她的网名叫做流风回雪,也许真的可以用曹植的《洛神赋》赞扬她的风华绝代!

回过神来,我立即向她的QQ发信息。

我复制了一张她的照片到QQ发送栏,并附注问,美女,请问这是你本人吗?

毕竟这年头冒牌货不少,男扮女装的都比比皆是,用别人照片说是自己的人那就更多了去了!

过了几秒钟,她回复:是的。

我的心中有微微的兴奋,我读大学的地方更像是在乡下,气温炎热,犹如蒸笼,不少女孩子的皮肤都被烈阳无情地晒成了古铜色,而这让我想找一个理想中皮肤白皙犹如阳春白雪,身材曼妙婀娜多姿的亭亭玉立美女几乎成为了幻想,行走在边城的道路上到处搜寻美女,悠达了半年都没发现梦中女神的踪迹!而当我看见这个照片中的女孩的时候,我忽然就一下子心动了!

心中那片挪威的森林,是那么的神秘,我是多么的想靠近!但却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问话了!正在我犹豫着应该怎样和她聊聊时。

她发信息问我了:“那首叫《背后》的诗歌,是你写的吗?”

“啊?”“诗歌啊!”我的心中一阵窃喜,说到别的也许不擅长,但是写几首诗歌并侃侃而谈那可正是我所擅长的!

“是的!”

我又把那首诗歌原文发给她看。[NextPage]

背后

闭上眼睛,

不知路在何方?

这浑身的创痛,

像寒风吹着冷雨,

我带着伤痛顶着风雨在前行,

别的都是沿着一个理解的大道顺道而下,

而我没有理解,

独自站在静寂的空谷,

却只听到四壁的回声,

但我依然还戴着一个面具,

为了立足于世我要学会伪装,

当午夜的钟声响起时,

才又撕下了那曾伪装的面具,

在幽蓝深静中回归自我。

像是一只修行千年的狐,

却一直没有修成正果。

站在太阳的光芒上,

内心却没有明媚的色彩。

情义和愿望,

我该怎样偿还?

而在最后的最后,

又该换来怎样的救赎?

风吹着雨水,湿了我的脸,

有一滴泪,

落在无人知晓的背后。

我和尘世隔了一道门!

“我上网时就是无意中在一个网站看到这首诗,你写的很好!写出了我的心声。”她又说。

“写诗的都是疯子,搞文学的都是傻子,生活让我迷离,诗歌让我疯狂!”我说,“现实是一个无边的苦海,我想逃离这世间的苦难,有一片属于自己的宁静天空!”

“我也好想逃离,逃离悲伤,逃离绝望,逃离,这座城市!”她说。

我本来想问为什么?可是感觉有些东西没有必要在第一次聊天时就刨根问底,更何况在这大千世界无限苦海之中,多的是落寞无奈,辛酸痛楚,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只要有信念,就有彼岸!”我忽然说出了一句貌似很有哲理的话。

“可是我却感觉找不到彼岸,生活一片茫然,像是失去了方向!”顿了约半分钟,她又发来了信息。

我感觉到肚子很饿,叫网吧的服务员点了一盘炸洋芋。

“人生就像漂泊大海的孤舟,也许很多的时候都会拉起迷茫的大雾,但是,只要你把握好那艘人生航船的船舵,它就永远不会迷失方向!”我点燃一根烟,忽然来了灵感,心想为了留给这美女好的印象,尽量说话聊天也要聊出水平来,让她对我刮目相看。

“呵呵,你很有才!”美女夸我,“不愧是写诗的文人,说话都蛮有水平的!”[NextPage]

我的心里顿时兴奋不已:“谢谢!能得到你的夸奖,是我这几个月以来最开心的事情!”

她回复了个惊讶符号,问我:“你至于吗?”

我说:“美女,真的,我向来不想掩饰自己真实的想法,我觉得活着就是要表达真实的自我!虚伪和谎言,那些东西没意思!”

“哦,看来你还是一个比较成熟的人!”

“我不成熟,成熟只是一种世俗眼界的规则!我只要真实地表达自我,所以不屑那种规则!”我又抽了一口烟,感觉今晚灵感不断。

“有点意思!”她又打来了一个微笑的笑脸,“对了,冒昧问一下,你是干什么的?多大了?好似有很多的生活阅历!?”

“如果你的注册资料没错的话,那我应该和你同龄!”我说。

“87年,辛卯兔?”

“嗯!”

“你注册资料是农历八月十八?”她又问。

“是!你也是?”我也好奇地问。

“是啊!”她答。

“难道我们同年同月同日生?”我暗笑,又问。

“好像还真是这样!”

“呵呵!”

“呵呵!”

“缘分!”我说,“有缘相识是缘分,无意间认识一个与自己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女孩子,那就更是缘分了!”

她笑。

“你是学生吗?”她接着问我。

“是!只不过是一个失败的学生,在祖国西南一座边城读三流的大学!”

“哦,没事没事,文学创作又不管学历,加油加油,前途不可限量!祝你早点成为著名诗人和作家!”

我再次感谢,并且违心地说:“富贵名利,于我如浮云,真正的诗人作家,是不会在乎那以“冰雪精灵”在冰上世界的成长与梦想为线索些所谓的名利的!”

说完这话我就脸红了,我这可真是打肿脸充胖子啊!呵呵,但是为了树立起我在她心中的高大形象,我就虚伪无耻一次吧!

“那你呢?可以自我介绍一下吗?”我问。

“流风回雪,你就叫我雪,要是没退学也在读大一!”她说。

“你那什么学校啊?怎么就退学了?”

“舞蹈学院,不想学了!”她回答得很随意。

“为什么?”

“不为什么,不想读书,想经商!”

我正准备继续问并且发表高谈阔论时,她忽然说:“不好意思,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我有事情,得下了!”

我瞪着眼睛对着QQ对话框发呆,心里郁闷:“怎么就下了?”但随即还是礼貌地回应:“嗯,好的,祝你天天有个好心情,生活有风有雨,但需要看得开一些!自然就活活得洒脱一些!”

“谢谢!”

……

那夜,我觉得心情忽然舒畅,就连星空感觉都格外璀璨!从网吧回学校的路上我一路哼着小李晓霞以横扫日本美女选手福原爱曲儿,脚步轻盈!

……[NextPage]

又一天过去了,再次看到她在线!之前又到她空间看她照片!在百无聊赖的时光中聊以 。

“你真美,美得令人窒息!”

“是吗?你只看外表?”

“外表与内在都看!”

“你很贪婪,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你却还要二者兼容!倘使真有那样的女子,你能驾驭?”

“我会尽心与她沟通,但不是驾驭,而是身心合一,心与心的对等交流!”

“你认为会有那样的女子吗?”

“有!”

“谁?”

“你!”

“呵呵!”

“呵呵!”

短暂的沉默!

“我猜你的生活过得很顺,所以才能保持这样旺盛的自信和斗志?”

“不,恰恰相反,我的生活犹如黑暗的地堡,我没有考到理想的学校,我的家庭贫困如洗,我的理想一再破灭!我年纪轻轻,但却经历着这世间的悲剧!”

“那为什么你还能这样的乐观和自信?”

“信念源于心,人活着就要像大树,纵使根扎在黑暗无边的泥泞之中,也要冲出泥泞,迎向太阳,所以就算在最幽暗昏惑的逆境中,我也深信我是超人,能御八面来风;我是闪电,终要照彻人间大地!”我说出了这与我当时性格截然相反的话,在我的床头摆放着一本尼采的著作,可是自从我进入边城之后,我再也不忍心去读那些强悍的文字.此刻,我近乎本能地大放厥词,只为换取她的好感.

当然这样的方式未必都能获取别人的好感,因为人都有抵御心理,这也有可能让她觉得我过于自负虚浮,但我当时也没有想那么多.

“有个性!很崇拜尼采?”她居然貌似赞赏地问我.

“不,我只崇拜太阳!光热无穷!”

“每个人都有悲剧,每个人都是悲剧!”她说。

“为什么?”我问。

“因为每个人都会死,死亡就是一个彻底的最终悲剧!”

“不,死亡是胜利,是自然法则的胜利,活过七十年,我就觉得够了,周而复始,万物生发,石头万古不动,但却了无生趣!”

“呵呵!”

“呵呵!”

“我只是苦笑!其实并不开心!”她说.“生活像一个无底洞,或许我比你更悲剧!”

“?”

“唉!”她感叹.

“如果可以,你可以把我当作一个虚拟的真实存在,向我倾诉,我愿意聆听你的忧伤,与你同悲喜!而且你不用担心会对你的正常生活造成任何波澜起伏!”

“为什么?”

“说不上来为什么,有时候人与人之间不需要那么多为什么,如果非要给出一个原因,那就是,我看见你就觉得很舒服,就像看见清新的自然,让我联想到高山流水,联想到一种纯粹的无邪之美!哪怕隔着虚拟的网路,只和你说说话,我也会觉得犹如清风拂面!”

…….

  

(实习编辑:李央)

玉林鸡骨草怎么吃
脑栓塞溶栓并发症
口感符合儿童需求的止咳药选哪个
包头治疗白癜风医院
保山白癜风医院
经常性肩颈背部酸痛僵硬
友情链接: